登入×
忘記密碼
註冊×

台灣家園

2016年06月06日 上午 10:41

〈 全球探索 〉黔驢技窮 安倍經濟學玩完了

記者彭志平 綜合報導 | 中華日報

〈 全球探索 〉黔驢技窮 安倍經濟學玩完了
1
0
0

六月一日,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首相官邸舉行記者會,正式宣布原本要在明年四月調高消費稅稅率,延後到二○一九年十月實施。就在安倍宣布這項重大消息前兩天,五月三十一日在野四黨以安倍經濟學失敗等四項理由,在日本眾議院提出倒閣案,安倍雖然以壓倒性優勢保住首相寶座,但仍虛驚一場。種種現象顯示,安倍經濟學已走進窮途末路,全世界都在看安倍還能變出什麼招。

 

安倍前後擔任過兩次日本首相,第一次是在二○○六年九月二十六日至二○○七年九月二十五日。在第一個任期時,安倍是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最年輕的日本首相,年僅五十二歲。在這個任期中,安倍修復與中國大陸和周邊鄰國的雙邊關係,外交上頗有建樹,但內閣閣員爭議不斷。二○○七年七月二十九日大選,安倍領導的自民黨在參議院選舉中大敗,而且是自民黨創黨以來首度交出參院第一大黨的地位,安倍終於在九月下旬結束他短短一年的任期。

 

大起大落 是見過地獄的男人

 

一年的時間,對首相來說很難做出什麼大事。以健康因素請辭的安倍,黯然下台後隨即住院治療,聲望更跌落谷底,甚至搭飛機時都有日本民眾要求不要跟他坐在同一排。從二戰後最年輕首相的意氣風發,到遭到民眾鄙視,這種大起大落,讓日本文藝評論家小川榮太郎這麼形容安倍:「是一個見過地獄的男人。」

 

二○一二年十二月,安倍捲土重來贏得第二度擔任首相的機會。安倍在這一次的就職演說中,提出了所謂的「安倍三箭」:寬鬆貨幣政策、擴大財政支出、結構性經濟改革與成長策略,總體目標則是十年內人均國民所得每年成長百分之三以上,十年後人均國民所得增加至一百五十萬日圓以上。三箭一發,一時之間「安倍經濟學」成為顯學。但是,日本面臨的內外部因素,讓「安倍三箭」雖然足以振奮人心,但依舊挑戰重重。

 

近年來台灣的經濟表現被形容為「悶」,但日本「悶」了更久,只是「寶寶心裡苦,寶寶不說」。

 

泡沫破裂 悶經濟悶了三十年

 

一九八五年,日本、美國、西德、英國、法國五大工業國財政部長和中央銀行總裁在紐約廣場飯店簽屬「廣場協議」,之後這五國依據協議聯手干預匯市,美國之外的其他四個國家大舉拋售美元,讓美元貶值。協議簽署之後的三個月內,日圓兌美元匯率大幅升值兩成,日圓這一漲就漲出了大麻煩:經濟泡沫破裂,通貨緊縮。這一悶從「失落的十年」悶到「失落的二十年」,悶到現在還沒悶完。

 

安倍三箭要解決的問題,就是讓日本走出通縮,而且寬鬆貨幣政策和擴大財政支出的確也對緩解通縮發揮了效果。從數據來看,二○一二年十二月安倍回鍋首相時,日本消費者物價指數(CPI)年增率已連續七個月為負值,安倍三箭射出之後,二○一三年六月就逐漸回升到百分之零點三,二○一四年五月更達到百分之三點七,似乎讓日本走出了通縮陰霾。在此情況下,日本於二○一四年四月一日將消費稅從百分之五提高到八。

 

提高消費稅有利有弊,但擺在老百姓面前的是買東西變貴了。安倍調高消費稅的用意,在於將這部分的稅收用於社會福利,立意良善。但是,這麼一來卻影響了消費意願,尤其是增稅導致一般家庭實質所得減少,對長期性支出趨向保守。從增稅前後一季觀察,汽車、家具、家電、手機與珠寶等耐久財消費,在提前消費的二○一四年第一季呈現百分之十四的高成長率,第二季卻快速轉為負百分之十八點八,第三季仍是負百分之四點五,其殺傷力可見一斑。

 

節省支出 購買泡麵金額大增

 

安倍三箭面對的另一個困境是全球經濟景氣疲軟。貿易依存度是觀察一個經濟體對國際市場的依賴程度,台灣是小型海島經濟體,對國際貿易依賴甚深,貿易依存度通常在百分之一百左右,日本卻高達百分之三百五十至四百,最近幾季甚至達到百分之七百上下。全球景氣如果再不翻轉,日本的困境依舊難解。

 

今年三、四月,日本CPI又連續兩個月出現負值,安倍再次調高消費稅的條件更加艱困。讓安倍更頭痛的是,消費意願偏向保守的趨勢從耐久財感染到短期性支出,日本家庭正減少在公共事業、教育、娛樂、交通及通訊等非耐久財的支出。今年一到三月,日本民眾購買泡麵的金額較去年大增百分之二十六,而且是連續第四季兩位數成長。節省、節省、再節省,儼然成為日本的新型消費型態。

 

今年二月底在上海舉行的G二十財長和央行總裁會議發表聯合聲明,強調各國會在貨幣政策、財政政策上繼續支持經濟活動,但避免競爭性的貨幣貶值。這次的公報雖然沒有點名日本,但二○一三年G二十高峰會前夕,德國、俄羅斯在內的各國央行總裁不約而同地指責日本「匯率政治化」,蓄意挑起「貨幣競貶」戰爭。在對內難以為繼、又遭外部責難的兩面夾攻之下,安倍三箭已搖搖欲墜。

 


出身政治世家 家族出了三位首相

安倍晉三出身於政治世家,在父系這方面,他的祖父安倍寬從村長當到山口縣議員,還擔任過眾議院議員。母系方面,他的外公岸信介、外叔公佐藤榮作也都擔任過日本首相。

 

這種背景,讓安倍在二十八歲時就投身政壇,第一個工作是擔任他父親、時任日本外務大臣安倍晉太郎秘書官。也正因為身上的政治基因,安倍的政治手腕靈活。首度擔任首相時,他為修復前任首相小泉純一郎執政時惡化的對中國大陸關係,成功邀請大陸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訪日,還讓溫家寶跟日本大學生打棒球。第二次擔任首相時,卻又迎合日本右翼,在釣魚台、參拜靖國神社等爭議上對槓大陸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彭志平)

 


通貨緊縮:一道難解的經濟習題

 

相對於通貨膨脹,通貨緊縮更是一道難解的習題。從定義上看,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薩繆爾森認為是「價格和成本普遍下滑之經濟現象」。從貨幣供給的角度觀察,通縮通常是流通的貨幣太少,或流動性太低;從物價觀察,物價成長率往往出現負值,或連續性下跌。

 

在通膨嚴重時,央行往往祭出緊縮貨幣政策,大家口袋的錢變少了,自然降低購物意願導致物價回跌。通縮時是否單採寬鬆貨幣政策就能解決呢?從日本的經驗可以看到答案:此路不通!

(彭志平)


 

新聞連結:中華日報|全國新聞

 

FB留言
TAKO留言
你尚未登入無法留言
讀取更多留言...